欢迎访问浙江卡斯帕新能源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联系我们|English|English(new site)
全国销售热线: 0577-61717999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 0577-61717999

童趣


人气:1558 日期:2016-10-19



夜幕降临,温柔的小镇略显有些羞涩,劳累一天的人们在虫鸣声中渐渐鼾声入眠。远处的山丘也在黑夜里映着路灯的微光,犹如画笔勾勒出来的少女凹凸有致的身体。薄纱的天幕,有几颗若隐若现的眨着小眼睛犹如调皮捣蛋孩童的恒星,他们在嬉戏着互相打闹,我抬起脚迈着步伐飞向了天空,太不可思议了,在一阵强光下,我来到了一座小村里,开始了我的奇幻之旅。

好冷,下雪了,雪很深,没膝盖。在农村,下雪对于我们孩童而言,那是天堂般的日子,因为有太多好玩的东西。早上,我穿起厚厚的带着黝黑发亮的大棉袄和大棉裤,睡眼惺忪的拉开大门。哇!哇!哇!下大雪啦!下大雪啦!妈,什么时候下的大雪?我怎么不知道?母亲从带着暗黄温暖的厨房内传来一阵声音:“你昨晚睡得跟小猪一样,把你背卖了都不知道。”,我顿时无语,不过想想也是,猪怎么会关心下雪还是下雨呢?估计对下猪饲料比较感兴趣吧。看着烟筒冒出缕缕青烟,映着房顶瓦片上的厚厚积雪,仿佛是煮了一锅翻开的水,准备下饺子,哎哎哎!那谁,韩小猪怎么下个雪都能联想到饺子啊!也许在吃货的脑瓜里什么都能被联想成美味的食物吧。不过当时可吃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偶尔吃个糖,就感觉爽的不得了。妈,我出去玩一会,戴上我那犹如日本鬼子的大耳朵帽子,屁颠屁颠的哼着小歌就出去找我的小玩伴了,等会别忘了回来吃早饭,好像有谁在叮嘱我,不管了,先玩为快,可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时机”。

咚咚咚!!!咚咚咚!!!小路,开门啦!还睡,你是猪吗?你没听过一句话话吗?早起的小猪有泥拱。无奈,他揉着眼睛开了门:“干啥啊?一大早就被你吵醒了。”,我拉着他:“快!咱们出去玩雪去。”,“我还没刷牙洗脸呢”,他有气无力的说到。“还刷啥牙,刷过牙是不是还要吃饭,吃过饭是不是牙又脏了?脏了是不是还要刷,我一个星期只刷一次就够了,我也没刷牙洗脸,不如我们用雪刷吧,你看那雪又白又净,比你牙可白多了”,我满怀欣喜的说到。他挠了挠蓬松的头发,冲我嘿嘿的笑了一下,说:“也是啊!刷过了,还得刷,浪费牙膏”。他也撂了一句话:“妈,我也出去玩了”,我俩飞快的跑出了外面,哎!你看路边有玻璃瓶,拿起来,再找两根绳子,把瓶子拴起来,顺着村里满道遛瓶子,听说过遛狗遛猪,没听说过遛瓶子吧!一个破瓶子都能遛半天,直到听到,咔嚓一声响,瓶子被冻裂了,碎了,我们这项“活动”才算结束。堆雪人,我想各地的小伙伴们都玩过吧,不过在南方的城市要想玩这个,可不容易,因为南方气候温和,很少下雪,即使下雪,也只是绒毛小雪,经不起风一吹,手一摸。

我召集众多的小伙伴,一起堆雪人,拿的洋锹比人还高,你一锹我一锹,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一个雪人的雏形就出现了,最重要的就是头部的“设计”了,鼻子用胡萝卜,可是没有胡萝卜,小东现在派给你一个伟大而又神秘的任务给你,你回家“偷”一截你家来年的甘蔗种做鼻子,不一会儿,甘蔗种拿来了,鼻子插好了,头上好像光秃秃的,像一个小和尚,小路你回去把你家尿舀罐(尿舀罐:农村厕所粪池专用“汤勺”,你懂的。)拿过来,把它拆下来,做一顶帽子。傍晚十分,我经过他家门口,只听见杀猪般的哭声,原来他正是为了我们拆了那厕所神器而挨了一顿打,直到现在仍觉得对不住他,抱歉!

在农村,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玩物,每个玩物的玩法也不尽相同。

春天的小麦、大麦经过一冬厚厚的积雪滋润,各种农作物长势的都很旺盛,这也印证了那句谚语: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这只有在农村才有切身的体会和验证,也许只有这厚厚的积雪,才能温暖农村人的心。春天的脚步渐渐地近了,万物复苏,柳树吐新芽,小草顶破厚厚的泥土,露出尖尖的小脑袋,如同刚出生的婴儿,回春的燕子,也叽叽喳喳的诉说春天带给它们的喜悦。放学后,我背着由旧衣服拼凑的灰色书包,飞快地窜出教室门,和小伙伴们一路追逐打闹到小河埂,还没停下来,书包就远远的甩了出去。一个个排成一排,趴在地上,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行体艺术。这是在干嘛?其实是在钓“老叨叨”,那么何为“老叨叨”?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叨叨”在我们那儿是一种幼虫,至于是什么幼虫,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是肉乎乎的小东西,那么又为什么要加个“老”字呢?也许是因为母亲整日的老叨叨我们的缘故,所以看到叨叨虫,就想起母亲的各种叮嘱和叨叨。钓叨叨虫是用麦田的大麦穗作为饵料,选择大麦穗一定要颗粒饱满且水分含量高的才行。找好麦苗,趴在地上,开始找叨叨洞,能否钓到大而肥的叨叨,跟找准叨叨洞有很大的关系,洞口越大,叨叨越大,反之越小。一切准备就绪,“呸!”,吐一口口水在麦头上,据说这样叨叨容易“上钩”,趴在地上,观察麦须,如果有浮动说明已经叨叨已经吃食了,此时的鼻涕也已过了楚河汉界了,呼啦一声,用袖口一擦或用力一吸,想想都恶心。慢慢地,慢慢地,将麦穗提出来,一只肥大的叨叨虫就钓上来了,有时也会进行比赛在规定的时间内看谁钓的多,没有钟表,就看太阳落山为时间点,经常钓到都看不清人脸时才此罢休回家,回家后,就开始听家里的母亲叨叨我了。

夏季,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万物,暑假两个月,是我们孩童最“浪漫”的时刻,那时没有空调,好像家里有个大吊扇就不得了了,一毛钱的两袋的汽水或一根冰棍,就让我们高兴不得了,恨不得把棍子都吞下去,两毛钱的雪糕那都是“土豪家”的孩子,每次下乡推着自行车后面绑着大泡沫箱子买冰棍的叔叔都会被一群孩子围的水泄不通,叔叔不停的擦着满脸的大汗,高兴的收着一毛两毛钱,嘴里还念叨着:“不要争,不要吵,每人都有”,不说还好,一说更一窝蜂的往前挤。记得有时母亲帮我冰身上的痱子就用这冰棍,我趴在床上嘴里还不停的说:“妈,别把冰棍化完了,回头留一点我还要吃呢!”。天气虽然炎热,但始终阻挡不了我们出去玩的决心,游泳是常事,我不怎么会游泳,于是我就仿照我堂哥做了一个木头筏子,当时我父亲是木工家里自然少不了长木条,几根木条用铁钉钉牢,再找一些塑料农药瓶,放干残余农药,用几根绳子拴在筏子四周,这样就可以利用筏子和瓶子的浮力将我撑起来,然后找一块木片当船桨,大功告成,如果再有几个伙伴在一起,就可以组建“舰队”了。有一次,筏子不知怎么掉了一颗钉,结果整个筏子全部散架,我自然掉到了水里,喝了几口水,幸好被我堂哥救了上来,不然就命丧水中了,回到家母亲就责怪我不小心,幸好父亲不在家,不然就免不了一顿暴打。夏天,是蛇、蟾蜍等出没的高发期,几个人一块,冒着大太阳,到处到田间地头,河边塘边找蛇常出没的地方,看到一条就用棍子打死一条,用手捏着尾巴到处甩着玩,有时甚至直接捏活的,捏着尾巴就直接扔到河里,那时不知道哪来的胆量,也许是好奇心占据了恐惧吧!要是搁到现在,我浑身的汗毛都能竖起来,更别说用手捏着玩了。天气好的夜晚,我们也会出去玩,拿着个编织袋,到处抓蛤蟆,等抓到半袋子,几个人就一块抬到粪池边,一股脑的全倒进去,看着蛤蟆一个劲都往上跳,我们就一个个哈哈大笑,真搞不懂当时是心里变态,还是真的没玩的。

期待已久的中秋节终于到了,中秋节在我们那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节日,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群调皮的孩子来讲,中秋节晚饭后,一个村里的孩子或一个生产队的孩子聚到一起,准备晚上的“节目”,跑到修车铺,偷偷拿别人的自行车旧轮胎和废机油,每一队都有一个队长,指挥着我们的行动,通常都由年长的大哥哥担任,把旧轮胎剪开,另外把木棍上缠上布,放到机油里浸泡,就成了火把,待天黑月圆时,在田地里点燃稻草,轮胎和火把点着,一群人围着火堆,高兴的欢舞起来,把燃烧的轮胎摇起来,形成一个火圆,煞是美丽,举着火把,到处像打了鸡血一样,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跑,有时会把别人家稻草垛点着,等主人家发现,我们早已溜之大吉了,经过半晚的折腾,肚子饿了,于是我们就去偷挖别人的红薯,然后放到火堆里烤,一群人一排一排的躺在草地上,望着月亮吃着烤红薯,畅谈着不着边际的未来。活动结束后,返回时,必须要从路上带一样东西回去,石头、稻草、青草,哪怕小虫子,不管什么,必须要带一样,至于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我并不是很清楚了,也许是为了搏个好兆头吧!

秋天,还有一玩物,绝对经典,那就是“小白孩”,“小白孩”是一种树结的种子,包裹在壳内,由于像一个胖头婴儿包裹在包被里,所以由此得名“小白孩”。到竹园现砍一根青竹,去枝叶,刨开,用刀磕成条状,条状中间再磕开,但不要完全磕成两半,然后用铜丝或铁丝将上半部缠紧扎好,上半部留一小截不扎,但能掰开,把“小白孩”夹到缝隙里,用力一捏,坚硬的“小白孩”就会被挤出去,相当于现在小孩玩的带上膛的玩具***,可以用来蹦着玩,也可以打小鸟。

儿时,没有那么多零花钱,没有那么多零食,没有电子产品。有的是可以玩半天的破瓶子,合作堆起的雪人,钓不完的“老叨叨”,一毛钱两毛钱的冰棍和雪糕,不靠谱的木筏,遭殃的蛇和蛤蟆,中秋的火把,自制的玩具枪“小白孩”等等,还有很多很多……。那时的我们是那样开心快乐,把身边的各种能玩的,不能玩的都玩起来,从来知道啥叫烦恼,相比现在的儿童我们缺少了物质的东西,但我们精神世界绝对很丰富。上小学老师常说同学们:“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那时的我们哪能理解这高深的名言,每天怎样把单调的小世界过的更富有趣味才是我们的目标,时代的进步,科技的进步,已经取代我们那些年灰头土脸趴在地上钓“叨叨”的时代,我想这过往的童年将会成为那个时代的印记,并且永久的存封在我的记忆深处,也许等到我们这一代的人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离开这个纷扰的人世间后,将会成为后人讲给孩童的故事,也许会永远的随着时间慢慢地消失殆尽,因为这不过是时间长河中的一个小小水分子。

早晨,醒来,开始我的新的一天,想想那个情景,不知是梦,还是真实的发生过?


文/青山


注:文章为卡斯帕员工原创作品,转载请后台联系我们并注明出处。


地址:浙江乐清白石镇新河浃工业区卡斯帕大厦   销售热线:0577-617179999  E-mail:info@chinacarspa.com
厂房:浙江省温州市经济开发区金海园区滨海二十路340号

Copyright © 浙江卡斯帕新能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7004989号 技术支持.金欣网络科技

卡斯帕新能源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讯息

Copyright © 浙江卡斯帕新能源有限公司